新闻动态 News
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 > 世爵国际平台 >

71岁“资本大佬”高天国辞世,曾拯救安信信托于水火_1

2022-05-25 19:01 点击:
html模版71岁“资本大佬”高天国辞世,曾拯救安信信托于水火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飙尘。4月5日晚间,已经披星戴帽的安信信托(600816.SH,现已更名为“*ST安信”)公告披露,实控人高天国因病于4月4日逝世,终年71岁,接下来,该公司实控人将发生变更。

  得知一代信托枭雄离世,金融圈一片哗然。回顾安信信托,从业内黑马、信托第一股到诉讼缠身,如今悬而未决的资产重组,安信信托一直处于资本市场的风口浪尖,饱经风雨和冷暖的安信信托,随着实控人的离世,其未来命运又将如何演绎?

  71岁“资本大佬”病逝

  二十年前,来自四川的民营“资本大佬”高天国以“救火者”的身份入局鞍山信托(即更名前的安信信托),业务涉及证券投资、资产管理、房地产、信贷等多个领域。彼时,国内信托行业正值清理整顿之时,直到2001年鞍山信托才走上以信托业务为主的轨道。

  2002年秋天,高天国欲收购安信信托国资控股股东手中24.6%的股权,总共9000余万股,加上安信信托业绩下滑明显,因此收购股权十分顺利。当年10月22日,高天国以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简称“国之杰”)为主体,以每股1.9元的价格与安信信托的控股股东签署股份协议,以1.73亿元的买入价格成为安信信托公司实控人。

  收购后高天国才发现,即便是深知安信信托存在诸多遗留问题,但实际情况更加严峻。

  资料显示,高天国接盘时安信信托存在大量历史负债,连续多年资产负债率超过70%;且由于接受贷款的企业无力偿还资金等因素,安信信托账款激增。而鞍山市政府要求国之杰清退所有债权债务,一笔1亿元银行承兑汇票也在清退范围内。

  曾任安信信托董事长的张春景曾在媒体面前解释国之杰入股的原因,利来最给力老牌w66,“当时希望结合自身的地产、商务背景,做一些房地产贷款信托以及其他金融投资业务的拓展。但一开始并不知道它有这么多的问题,拿到手了才发现负担那么重”。

  因此,即便是高天国这个“救火者”,也没能力挽狂澜。

  接手后的安信信托,于2003年、2004年持续亏损,净利润分别为-2996.20万元和-6853.11万元。这意味着,如果2005年不能扭亏为盈,安信信托将被暂停上市。雪上加霜的是,按照当时银行业的监管要求,2005年安信信托必须彻底清理好这些历史遗留问题,否则将被取消金融许可证。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2004年6月10日,安信信托与大股东国之杰资产置换,2005年9月30日鞍山市政府承接公司6亿元负债和6亿元资产,后续安信信托的股权分置改革与资产重组相结合,通过资产置换,注入优质资产,以此处置不良资产。

  2005年,安信信托净利润576.8万元,成功摘掉了退市风险的帽子;2006年安信信托全面启动信托业务,但因为历史问题,信托计划不及预期,当年亏损4351.44万元。

  到了2007年,安信信托终于走出泥潭,信托业务也进入发展快车道,当年净利润扭亏为盈,达767.47万元。

  这一成绩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高天国的“借势”。

  收购后安信信托业绩不佳,面临摘牌退市,很多股东都不看好其前景,想要出手法人股,而高天国却敏锐嗅到了其中的利益,试图以低价收购这些“小法人股”。

  相关资料显示,国之杰公司在2005年、2006年两年内以0.5~0.6元/股的价格接连收购了中国工商银行鞍山市分行、鞍钢矿山公司附属企业公司、中国冶金建设集团鞍山焦化耐火材料设计研究总院、辽阳石油化纤公司鞍山分公司等十家公司的3000多万股股权,不仅用极低的成本扩大了高天国在安信信托的股权,也进一步加快了安信信托的股改启动。

  恢复元气后的安信信托借着信托行业的东风,扶摇直上成为了业内当之无愧的“黑马”。

  2008至2013年间,安信信托的净利润从2688.92万元增加至2.79亿元,5年复合增长率达到59.73%;营收也从1.26亿元增加至8.79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到47.32%。

  伴随着国之杰持有的安信信托股权分置限售股份解禁,高天国的个人财富也急剧增加,一举成为了叱咤上海滩的金融大佬。

  盛极而衰,“信托盈利第一股”落幕?

  在高天国的运作下,安信信托一度被市场冠以“信托王”的称号,一路鲜衣怒马、烈焰繁花。或许春风得意马蹄疾,按下人生快进键的高天国,殊不知危险的种子已经埋下。

  2014年中国民生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民投”)以248.5亿元的价格拿下了董家渡项目,一时之间董家渡炙手可热,成为各方觊觎的对象。

  安信信托从2016年起就发起设立“安信安赢42号”,于2017年以240亿元的募资规模拿下了董家渡45%的股权。但两年之后,中民权将50%的股权以120亿元的价格出售给了绿地控股(600606.SH),安信信托遭受重创。

  踩雷印记传媒和中弘股份,导致安信信托业绩再次以惨淡收场。

  2018年1月29日,安信信托斥资13.6亿,从印纪传媒实控人肖文革手中买下1.07亿股,受让价格为12.75元/股。

  此后,印记传媒停牌并被立案调查,最终退市,2018年,安信信托净利润减少约7.44亿元。此外,安信信托还踩雷了中弘股份,这两笔投资令安信信托2018年业绩暴跌,净利润亏损18亿元。

  近年来,监管进一步限制资金进入房地产行业,安信信托的大量产品陆续出现逾期,同时因为业绩暴跌,2018年、2019年间安信内部财务副总裁、合规总监、监事等多位高管陆续出走。

  踩雷之外,安信信托还被诸多诉讼缠身。

  2021年5月11日,安信信托发布诉讼公告,称2021年4月23日收到上海金融法院出具的《应诉通知书》,六宗诉讼案件均涉及营口沿海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营口沿海银行”),涉诉金额约36.15亿元。

  截至2021年12月16日,国之杰直接负债逾期金额合计约67.45亿元,其中2.98亿元已达成和解;剩余64.47亿元国之杰正与相关方积极协商解决纠纷事项。除上述债务逾期发生诉讼外,国之杰对外担保涉诉金额约102.79亿元,其中45.46亿元为安信信托相关业务提供担保。

  多重打击之下,安信信托的亏损也逐渐加剧。2018年至2020年,安信信托分别亏损18.33亿元、39.93亿元和67.38亿元,合计超136亿元之巨。根据业绩预亏公告,安信信托预计2021年归母净利润为亏损11亿元。

  无奈之下,安信信托开始艰难自救,向上海砥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实施非公开发行,募资90亿元并用于充实该公司资本金。同时,安信信托还与中国银行上海分行、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信保基金公司等签署《债务和解协议》,债务和解总额近90亿元。而3月9日安信信托则透露,其与中国银行上海分行高达32.78亿元债务的和解方案尚未实施完毕。

  今年以来,国之杰对所持有的安信信托14.55亿股股份公开进行司法处置,但两次登上处置台至今依旧无人问津。上海金融法院表示,将视情况启动第三次处置。

  业绩变脸、高管出走、百亿产品逾期、风险处置更是艰难推进,伴随着高天国的离世,安信信托又该何去何从?

  从军人到信托大亨,巅峰时管理4000亿资产

  71岁逝世的高天国,生前十分低调,很少接受媒体采访,但从其在商业发展史上中留下的足迹,也可窥得其传奇人生中的一角。

  高天国出生于1951年,其经商前是一名军人,1969年-1983年,14年时间高天国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建筑工程兵某部从战士开始,一路升到了连长、营长、副团长;转业后担任中国建筑第七工程局四公司经理、河南中建第七工程局副局长。

  在这个过程中,高天国对自家人一直是“公私分明”。高天国家中共有6兄妹,据《中国经营报》“等深线”报道,高天国主政河南中建第七工程局时,他的两个弟弟负责的个别项目出现了财务问题,高天国决定不再任用。其哥哥高天强表示,他的儿子曾经在一间位于昆明的与高天国有关的公司当了两年会计,但因为犯错最终也被开除。

  1992年赶上经济改革,高天国决定下海经商,从河南跑到海南,决定进军房地产,成立了海南世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业界也颇有名气,也为他带来了第一桶金。但不巧的是,这正赶上了90年代的海南房地产泡沫。高天国又回到河南,成立了海南大昌实业发展公司。

  上世纪90年代,主营河南亚细亚商场的郑亚集团改革,股东之一河南租赁将所持18%股权转让给海南大昌实业发展公司。因购股款项问题,多位股东曾发生争执,加上经营落后,郑亚集团于1998年关停。

  在此期间,高天国顺势建立起了自己的百货业帝国,取名“仟村百货”。1997年1月,昆明仟村百货正式开业,短时间内曾创下日销售额220万元的业绩。“仟村百货”也开到了北京、上海等地。与亚细亚商场有着相同的结局,仟村百货”最终也因衰落而闭店。

  1999年,高天国又成立了另一家公司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公司(下称“国之杰”),至此为高天国带来大量财富的安信信托进入其视线。在安信信托净利润暴增之时,高天国也因此被称为“信托大亨”。截至2015年9月30日,公司累计管理的信托规模超过4000亿元。

  国之杰和另一家近年也频频踩雷的信托机构四川信托也有着颇多联系,交叉持股。其中,国之杰通过宏达股份间接持有四川信托0.06%的股份,四川信托通过上海国正间接持有上海国之杰8.96%的股份。

  爱企查显示,2022年1月21日,四川信托对国之杰、高天国申请执行,执行标的2.44亿元。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法院对国之杰和关联人高天国限制高消费。

  2021年6月7日,宏达股份发布公告,公司实控人刘沧龙先生因涉嫌背信运用受托财产罪被成都市公安局采取刑事拘留措施。

  2019胡润百富榜上,高天国家族以115亿元财富排名第336位,旗下产业涉足金融、房地产、投资和百货四大领域。

  2020年6月,安信信托公告,称公司收到高天国家属通知,高天国因涉嫌违法发放贷款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后因其身患重疾,得以保外住院。

  得知此消息后,其哥哥高天强告诉“等深线”,很久之前,高家兄弟姐妹曾劝说高天国:“哥哥可以退了,休息两年,树大招风。”但高天强回忆,高天国听完给出的回答是,“没办法”,“没人可以接手”。

  如今,安信信托仍在进行风险化解工作,接下来,安信信托能否像当年一样迎来华丽丽的涅??你认为安信信托的未来又将如何演绎?欢迎下方留言讨论。